疫情解封后,我想离开上海了

职场 5个月前 天天导航
1,089,467 0 0

以下文章来源于前程无忧51job ,作者小栗子

十几年前,我辞职带着几百元和一支行李箱到上海闯荡,因为原来工作的地方太小,太闭塞,配不上我灿烂人生的梦想。

也饿过肚子,也被上海人嫌弃,“其实他们就是比我早来上海几十年”,我当时就这么想。
但是这座城市对得起每个人的努力。日子渐渐上了正轨,工作和收入都好起来,我的老板是上海人,我的下属也有上海人。
我有了太太,太太是个上海人,还有了孩子,当然还有了还需要还贷的房子。买房子的钱丈母娘和老丈人把自己多年的积蓄拿出来了不少,孩子时不时老人帮着学校接送,照顾吃喝。
都说上海丈母娘势利,但是我真的不觉得,我太太一家对我很好,也非常有分寸,更让人羡慕的是,他们有自己的生活,健身交友旅游。
我希望我的父母也可以这样潇洒,为自己开心、自私的过日子。
我父母在家里非常有面子,邻居亲戚都知道有个能干的儿子在上海打拼,混得人模狗样的。
老家也是个沿海城市,这几年发展也不错,但是考上大学的年轻人总是想去上海、北京或者深圳。
到一个讲规矩,不依赖熟人和权势,有更多的机会,更有灵魂空间的地方。
这一切在我被困在家的27天里
荡然无存。
即使并不缺食物,你还是会觉得不够吃;
即使你隔离在家,也会在核酸检测时紧张要命;
看到电视上的狗屁话有打人的怒火,感觉到自己只是在阴界或者阳界的一个毫无人性的数字。
疫情后,我会不会离开上海,如果只是我一人,我会的,甚至我愿意带着孩子离开,因为它再也配不上我的后半辈子,哪怕只有一次这样屈辱的隔离。
但是,这座城市我还有很多牵挂和习惯,更重要的是我很怀疑,此后没有一座城市不再会这样的摆烂。
此前,我看到了这样的信息:一位顺丰同城骑士4月9日实际收入1万元;其中7000多元是顾客的打赏给的。
疫情解封后,我想离开上海了
一位顺丰同城骑士4月9日实际收入1万元

疫情让我们这些大冤种帮他们实现了财富自由,那么这样助人为乐的上海,是你期待的上海吗?沪漂们,疫情之后你想离开吗?
01
来这个决定,从不后悔
佳佳
我不忌惮地说,我身处上海黄浦区,4月5号我周围一公里736例感染,最近的是在我们家楼下。这些天我感触很深,但是我从不后悔来上海。
我也是一个外地人,没有任何背景任何特殊的才能。
  • 从湖南湘西月薪4k+到上海年薪30w

  • 从三个人睡单间到整租一居室

  • 从毕业实习生到7个月管理团队

在这里,我只花了一年的时间。
这是上海的开放性、包容性、公平程度、机遇与挑战给我带来的,我正在享受经济发展带来的红利,享受着几代人文化素养的沉淀。
这两年来我没有听过任何上海人的排外言语,我贪婪地利用上海所有的资源,去实现自己的目标。
一个普通女孩子在上海奋斗的日子,没有看起来那么轻而易举,也没有想象中举步维艰,我非常感谢当初自己能够选择来上海,很多人把上海比喻成公主,那你会因为孩子犯错而丢弃吗?
02
我没有选择权
李然

“等疫情好了,我就回家,再也不来上海了”。

“上海是上海本地人的上海”。

“上海的冷漠”。

这些言论我也看到过并且也体验到过,但是我根本没有选择权。
我是一个房产中介,2014年初来的上海,从事房地产行业已经8年了,我的人脉都在这里,而家里父母都是农民,他们无法为我提供任何帮助,最好的选择就是留在这里。
但看着家里的小伙伴一个一个地都结婚生子,说不羡慕是假的,我还回去看过老家的机会,
当我相亲的时候听到彩礼,面试的时候看到谁是谁的亲戚,来了是谁的人之类的,在那一段逃离上海的流行趋势下,我还是选择了重新回来。
太遥远我不敢说,未来十几年我可能还是会继续留在这里,哪怕在上海买不起房子,
但起码在上海赚钱能让家里的父母过得很好,哪怕在上海娶不到媳妇,在上海赚的钱也能让我在老家娶到媳妇,
上海是谁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它是我的救命稻草。
生活中哪有那么多诗与远方,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呀。先老老实实的过好自己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再谈其他的吧。
脚踏实地稳固了,你才能仰望星空,才能感受到星空的浩瀚无垠。饥肠辘辘,瑟瑟发抖,站在寒风中,你还吟诗作画,高喊着:一轮明月挂空中!过路人会当你是神经病看待。
03
不愿意为了一点吃的狼狈至此
叮当
沪漂的第四个月,赶上声势浩大的疫情,还跟朋友开玩笑说:要是我闯荡上海滩的第一年就饿死了,会不会是个笑话,哪怕是因为疫情饿死的,没想到一语成谶。
去年的平安夜抵达上海,纵然心里有对陌生城市的不安,可是看着小区的小饭馆阿姨会热情地招呼着吃什么,人来人往,满满的烟火气,竟觉得很喜欢这里。
可是3月疫情爆发了,公司有食堂的人家里是不会有米面的,甚至我连锅都没有,只有一个从海南带过来的电饭煲。
小区被封的这半个多月,我经历了什么呢?
靠零食度日,永远在抢菜永远抢不到,当听到领导说如果家人在外地,让家人尝试寄点儿东西,眼泪便忍不住流了下来,因为爸爸在老家洗澡时不小心摔骨折还躺在床上,我怎么能让父母知道我的处境呢?
终于等到防疫物资了,可等我出去领的时候,被告知一户只能领一份,而我这一户已经被邻居家领走隔壁租户领走,我便不能再领。
在和邻居交涉的过程中,我被忽略了,也就是我什么都没有分到。
疫情解封后,我想离开上海了
我知道我应该去理论,但是一想到为了一点儿菜去争得面红耳赤也过分滑稽,只是在这一刻好想离开这个地方,回到我家,就算赶上疫情,我们的居委我们的物业也不会让我受这样的委屈;
最不济那里还有我的爸爸妈妈,就算在20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也没有让我害怕挨饿。
疫情解封后,我想离开上海了
都说年轻要往大城市闯荡闯荡,见见世面,可若是见的是这种值得么?
愿这疫情早日结束,愿我不被困住,为了一点儿吃的如此狼狈。
04
上海狂热冷静期
索哥
说实话,可能由于我平时比较宅,上海疫情期间我过得还算可以,哪怕我是3月14号就开始在嘉定被禁足,
但是通过社区团购吃的不算委屈,居家办公工资也不打折扣,合租的室友也都互相帮助,可以说疫情并没有影响我的生活太多。
但是让我不敢肯定说留在这里的是上海人设的崩塌。
之前几年疫情爆发的时候,上海形象一直是很正面的。
一方面,上海大搞所谓的“精准防疫”,甚至之前有过把一个奶茶店划分为中高风险区的做法,给自己刷了一波好感。
另一方面,上海的城市治理水平也被有意无意的放大,之前迪士尼核酸检测、允许带宠物隔离等等,
也的确让上海看起来跟那些下令扑杀宠物的省份不一样,但是这次它却翻车的很彻底,泯然众人矣。
疫情解封后,我想离开上海了
就好像是免检的三鹿对奶粉界的冲击一样,我之前以为我很了解这个城市,并愿意为之努力攒积分落户买房,
可我现在不知道我接触到的上海哪些是真实的,想走却又担心是不是我没给上海充分的信心,
想留下却又担心与这个城市深度绑定之后再闹出让人失望的事情,和部分上海人一样想走却走不了。
我相信疫情我们终将战胜,城市管理是一门科学,允许有不足,也允许有修正。
但是带来的信心流失该用什么来重塑?无形之中悬在人们心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该如何取下?
有人逃离 有人输入
逃离上海的论调从十年前就开始火爆互联网。
可是截止2022年4月5日,上海市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情况公布:
2020年上海常住人口为2487万人。其中42%为常住非户籍人口,所以上海不仅仅是本地人的上海。
疫情解封后,我想离开上海了
每年都有人在逃离,同时每年都有人挤进这样的一个充满梦想的超一线城市。
这座城里的人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:
  • 回家意味着拿着砍半,甚至砍掉更多的工资;

  • 留下则意味着面对高昂的房价。

疫情前还能用咖啡维持表面的精致,疫情爆发后n+1这种压抑生活空间把一切痛苦情绪无限放大,
每日喝着咖啡听爵士,下班和同事好友在酒馆中聚餐,在工作中获得充分满足感的都市故事一瞬间被疫情隔离斩成细碎。
疫情解封后,我想离开上海了
有人选择去到昆明,在一个房价不那么高的地方定居。选择一份不那么卷的工作,享受生活。
也有人选择继续在上海,终其一生致力于拿到户口买下房子,实现定居的目标。
当“你不来上海,你的下一代也会去上海”的论调喧嚣尘上。但你是否想过,拼尽全力的买房,上车,后代就真的会一劳永逸了吗?
罗曼罗兰说过,“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,依然热爱生活”。
我想,我们最需要的是想清楚,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
正如豆瓣上一位准备移居苏杭的网友所说:
人生的时间太有限了,如果把事业人生看作人生的全部,等到老了可能会发现,这只是一场空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生活方式,追寻事业?追寻生活?还是追寻教育?
鱼和熊掌不能兼得。
-end-

版权声明:天天导航 发表于 2022年5月10日 下午9:00。
转载请注明:疫情解封后,我想离开上海了 | 天天导航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