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35岁离开大厂创业的人,后来怎么样了?

职场 8个月前 天天导航
516,105 0 0

以下文章来源于创业邦 ,作者陈晓

曾经的互联网大厂是80 后、90 后削尖脑袋都要挤进去的神往之地,它背后是平台势能、高薪福利、光鲜履历等砝码。然而伴随着疫情大环境和裁员潮阴翳,流量和增长见顶的互联网大厂跑步迈入寒冬。

大厂似乎已经不再是当下年轻人的神往之地,甚至更早进入大厂的一批互联网人,正在悄悄“逃离”去创业。“35岁是互联网大厂的退休年龄”这句传言由来已久,没有人能证实它的真伪,但的确有一批“中年人”正在离开,他们有的看到职业的天花板,想去看看世界;有的想挑战下年龄的局限,逃离公司的管理机制;有的基本上实现了财务自由,开始追求精神上的富足……
最后,他们都选择了创业。创业邦与几位35岁左右的曾经大厂人聊了聊,他们逃离大厂之后的创业生活。

30岁的张秋梦,在2021年面临三十岁大关的时候,焦虑更多来自于职场。

互联网大厂工作七年多,从乐视跳到京东,资历见长,但一直扮演着螺丝钉的角色,职位的天花板触手可及。
“我当时在京东科技集团负责所有视频广告的工作,工作三年半,很快就看到了职位的天花板,感觉自己成长的边际效应在递减,第一年我在各方面进步都比较快,但后来积累的越来越少,就像是在拿时间换钱。”张秋梦说,诞生这样的想法之后,她就经常问自己,到底想要什么?后来她得到一个答案,就像很多人离职报告中写道的:想去看看更多的世界,挖掘更多可能性。
离职的想法萌芽了,但未来的职业方向并没有想好,张秋梦一次在与大学同学倾诉中,表达了自己想离职的意愿,有过创业经验的同学鼓励她一起创业,两人一拍即合,决定成为创业合伙人。

创业方向大概定为视频广告,但如何切入仍没有头绪,两人坐在一起第一次开会,拿出一张纸,每人把自己擅长做的事和喜欢做的事列出来,合并同类项,取最大公约数,决定了未来创业的切入口:给大公司提供商业视频广告的年框服务。

2021年7月,张秋梦正式从京东离职,加入创业合伙人的工作室北京天光云影Studio。在离职后的一个月内,工作室仍没有接到一单生意。“之前早就听过创业九死一生,会经历很多坎坷,我们早做好了心准备,心态比较平和。”她说。
在一筹莫展之际,之前在大厂积累的人脉起到了作用,经过朋友的介绍,天光云影Studio迎来了第一单。“不得不承认,有大厂的工作经历,京东的背书,不管在谈合作还是客户的信任度上,都有正面的影响。”张秋梦坦言,大厂的工作虽然不是她职业的终点,但更像是良好的职业培训营。
这样的正面影响不仅体现在生意上,还体现在工作方法和效率上。“我觉得收获最大的一点是大厂有非常体系化的工作流程,特别注重效率,也培养了我良好的工作习惯,做事的思维逻辑和解题方法,这些一直延续到了目前的创业的工作中。”
另外,凭借对京东业务的熟稔和需求的精准把握,天光云影Studio成为了老东家京东的供应商,拿下了京东提供商业视频广告的年框服务,业务包含TVC、宣传片、短视频、纪录片、CG特效等前中后期一整套解决方案。
有了大客户的加持,天光云影Studio这家小而美的独立工作室正式步入了创业的正轨,从刚成立几个月的入不敷出,到业务量每年60%的增速。他们的作品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,客户群体也在逐步扩大,从京东到百度、腾讯、华为、比亚迪、泰康人寿、中交集团等大型公司,涉及的业务也越来越广泛,涵盖电视广告、 影视特效、动画片创作、短视频、纪录片等多个领域,提供从策略创意、拍摄、剪辑、调⾊、配⾳、配乐等全流程影像制作服务。
离开京东不到一年的时间,张秋梦借助前期的积累和后期的坚持不懈,成功打破了原先职业的天花板,找到了人生更多的可能性。但对于创业的态度,她并不是激进派。“我觉得创业是一种生活方式,不是人人都适合,而且创业真的是九死一生,如果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,建议不要尝试。”
对于外界传言已久的“35岁就到了互联网大厂的退休年龄”,张秋梦也不以为然。她认为,不是年龄限制了在大厂的发展,而是核心价值。“很多人65岁从大厂退休了,还会被返聘回去做顾问,如果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,就不怕公司会放弃。”张秋梦觉得,想在大厂生存下去还是要不断创造自己的价值,这也就是外界所说的“内卷”。
只是有些人到了一定的年纪,不愿意再“卷”了而已。

问宇(花名)就是那一批到了一定年纪不愿意在大厂里“卷”下去的人,他给自己设立了一个人生目标,就是要挑战下自己的35岁,能不能脱离公司管理的环境,成为到社会上独当一面的人。

在此之前,他在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已经工作了七年,年薪收入不菲,也算是小有成就。
但问宇并不满足,眼看着离35岁越来越近,他也迈出了脚步。技术人员出身的他,在人工智能大数据领域研究多年,多次参与跨事业部的对赌项目和CEO项目。
“在阿里的七年,我从大数据到人工智能到Java开发,成长为一个全栈工程师,让我觉得有能力在互联网中创业,从0-1做一些事情。另外,阿里体系内业务线非常丰富,可以让我有幸了解到用户运营,商家运营,产品设计等背后的逻辑,对于商业模型有了一定的敏感度,这是非常难得的。”问宇说,他觉得自己出去闯荡的时候,该到了。

于是,在2019年初,问宇就与几位合伙人开始兼职开发一个项目。出于对儿童教育的热爱,以及看好STEAM教育未来的发展,他们的第一款产品主要针对线上儿童编程教育。就当时的市场情况来讲,进入这个赛道不算晚,但团队都是兼职,加上对资源的判断失误,导致错过了融资机会,以及业务发展的最佳阶段。

如果江江没有去过拉美,看到过绚丽多彩的宝石,也许她将继续在华为做着高管,拿着不止百万元的年薪,过着普通打工人难以企及的生活。

江江的经历并不复杂,大学毕业后,便被华为录取,并派往海外市场部。在这10年里,她几乎走遍了南美洲的各个国家,为华为贡献着青春,从职场小白一步步做到华为高级管理层。在这10年里,她看过世界,走过繁华,她负责的客户群直接对接各个拉美国家的政府高层,被委内瑞拉总统邀请坐总统专机“空军1号去做电视报道;作为高级翻译,陪着任正非老板与世界首富carlos slim喝茶聊天。她娴熟地切换着西班牙语,英语与世界各地的客户朋友们聊天谈判。

2014年,当时的江江拥有着不止百万的年薪,本应该过起自己悠然自得的小日子。但一次出差中,拉美丰富的宝石矿产资源和美轮美奂珠宝深深吸引了她,内心开始蠢蠢欲动,准备打造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,一份与美丽相关的事业。

在此之前,江江没有接触过任何与珠宝相关的工作,但仅仅是凭着一份热爱,她决定深入了解宝石的产地和种类。在海外工作多年的经历,让她很快拥有了很多宝石矿井的资源,她甚至亲自下矿井与矿长交流学习,挑选宝石,因此建立了与许多矿长的信任。
下矿井这事儿既危险又辛苦,没有多少人愿意到矿场去做生意。江江却说,被华为千锤百炼过的人,这点辛苦不算什么。她看重的是与矿主直接交易,能够拿到一手资源。
很快,江江创立了自己的高端珠宝品牌AngieBella瑄珠宝。据其介绍,AngieBella的理念是 M to M,即 From Mine To Market,从矿区到市场直接打通,因为有丰富的矿区合作资源,省去了所有的宝石流通环节,溢价环节,使得他们的珠宝非常非常接近于成本,性价比高,可以使普通老百姓用金银饰品的价格,拥有一件真正的珠宝。
如今,江江在北京成立了小而美AngieBella瑄珠宝工作室,在她的团队中,不仅有深谙西方珠宝造型的设计师,也钟情于中式珠宝的设计师。她经常带着设计团队和作品在世界各地参加设计比赛,而她本人也在2019年获得环球夫人大赛澳门区冠军,实现了自己在美丽事业中另一个巅峰。
“人们都开始追求更高的生活质量,更高的生活品质,追求更高的精神享受。珠宝也是我一生的事业,我不用退休,可以越来越有价值,越来越专业。”就像江江所说,她打破原有的人生轨迹,从一段事业的高处激流勇退,找寻到了人生追求的意义,收获了另一段不同的人生体验。
与很多逃离大厂的故事不同,我们今天提到的三位创业者,他们一方面在35岁之前选择了新的方向,但是另一方面,曾经的大公司经历,也成为了他们日后创业的基石之一。这或许印证了那句话,人生没有白走的路,每一步都算数。


版权声明:天天导航 发表于 2022年4月24日 下午9:45。
转载请注明:那些35岁离开大厂创业的人,后来怎么样了? | 天天导航

相关文章